對話Rokid CEO祝銘明:單品年出貨量達50萬台,AR眼鏡才算真正成熟 | 鈦媒體獨家

對話Rokid CEO祝銘明:單品年出貨量達50萬台,AR眼鏡才算真正成熟 | 鈦媒體獨家

2023.09.06 17:12

 · 來自北京

 · 23.3萬閱讀

歷史進程中的AR行業。

對於AR/VR行業而言,2023年算不上是一個好的年份。

從年初開始,市場消息稱騰訊XR崗位全線取消,將涉及超300名員工。事後,騰訊回應解散報道不實,實際情況為變更硬件發展路徑,相關業務團隊進行調整。與此同時,字節跳動旗下的VR品牌PICO也傳出裁員近300人的消息。

8月,據《科創板日報》報道稱,愛奇藝旗下VR公司青島夢想綻放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夢想綻放)目前業務已陷入停滯,在職和離職員工總計超百人被拖欠工資。

“今年整個行業的大環境一定是在變差的,互聯網公司在XR領域有一點泄氣,這實際上對Rokid不是一件好事。”Rokid CEO祝銘明對鈦媒體App表示,AR/VR行業是靠生態撐起來的,而生態的建立,要靠所有人把整個行業的土壤做好。行業大環境的變差,會損傷消費者和開發者的信心。

不過,祝銘明認為大部分廠商都是倒在了黎明之前,今明兩年會是行業一個非常重要的拐點,AR仍然是“機息人在”。近日,Rokid對外發布了新的AR產品——OST(Optical See Through,光學透視)個人空間計算平台Rokid AR Studio。

不同於Apple VisionPro將所有硬件集中整合到一個頭戴設備上,Rokid AR Studio延續Rokid分體式設計思路,由AR空間計算眼鏡Rokid Max Pro和AR空間計算主機 Rokid Station Pro組成。

與今年3月發布的Rokid Max相比,Rokid Max Pro僅在雙目中間多了一個攝像頭,機身重量增加1g,具備了“以手勢交互為核心的空間計算能力”。用戶手指一捏,即可進行點擊和選中;左右撥動,可對正在瀏覽的界面或內容進行切換。同時,Rokid Max Pro的FOV達到50度,相當於6米外215英寸超高清大屏的效果。

需要注意的是,從信息呈現來看,Rokid AR Studio展現方式、邏輯和過去出現了不同。信息流從網頁平鋪變成了空間多層級展示。Rokid Max Pro同時具有空間多屏與空間巨幕兩種展現方式,空間多屏可以同時開啟多個窗口,並列排布;空間巨幕,比例可達32:9,信息呈現不再受限於屏幕尺寸。

此外,Rokid還與Google達成了合作。通過Rokid Station(全球版),用戶可以在Google Play上下載熟悉的應用和遊戲,包括 YouTube、Hulu、Disney+、TVer、AbemaTV等,這也是全球首款經谷歌認證的AR版便攜式Android TV™設備。

“Rokid今年出貨量大概在15-20萬台,2024年會達到50萬台。”祝銘明對鈦媒體App表示,當AR的單品年銷量達到50萬台時,行業就會迎來真正的成熟。比如Meta旗下的Quest  one,一年賣到50萬台的時候,它就被整個行業接受了。

互聯網公司的失敗不是一件好事

鈦媒體App:從2012年Google發布第一代Google glass以來,AR行業已經發展了超過10年時間。你如何看待過去的10年?

祝銘明:2015年,也就是Rokid成立的第二年,我們建立了reality lab,開始正式進入AR行業。

當時,我們認為AR行業還需要大概5年的時間,把技術打磨成熟,商業化會在2020年左右開始。因為,Google glass發明出來之後,只是開啟了一個想象力,但整個供應鏈技術其實是不成熟的,包括操作系統、底層的能力以及光學的方案。

但是,2014年-2016年,整個行業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被炒火了,行里行外都非常熱鬧,上千家AR和VR公司在中國產生。不管它是做一個紙殼子,還是做一體機,還是做分體機,各種嘗試。當時公司內部包括投資人一直在問我們,為什麼沒有投入進去,為什麼還在做 research?

鈦媒體App:行業這麼火爆的原因是什麼?

祝銘明:火爆的主要原因在於,中國很多科技創新的人士習慣對標,跟着谷歌或者蘋果的節奏,至少在那個時候是這樣。

當時,在Google glass出現以後,大家會以為谷歌已經想明白了,所以他們想抓住這個機會和時間點。但坦白說,大家被帶跑偏了,整個社會可能投了上百億的錢,基本上都打水漂了,活到現在的公司基本上也數得出來了。

我們當時受到了市場的很多干擾,因為我們總覺得這麼多人做了一個跟我們完全不一樣的決策的時候,是不是我們自己miss掉信息。但回到產品、生態、技術和成本,我們依然得出了相同的結論——市場過於瘋狂了,產品落地就是要再等5年。事實上,Rokid第一代的消費級產品,也的確是在2020年-2021年交界的時候,才正式推出來。

鈦媒體App:為什麼你這麼肯定要等5年?

祝銘明:一方面對於公司節奏偏感性的判斷,但70%是來自於手上拿到的產業鏈數據。比如產業成熟度、原材料,所有的加工工藝以及工業量產後的成本,大概都會有一個判斷,所以總體節奏我可以判斷比較准。

鈦媒體App:今年以來,大公司在XR領域的裁員,但Rokid和雷鳥拿到新融資,為什麼一個行業會出現不同的局面?

祝銘明:實際上都是一類情況,因為Rokid、雷鳥或者其他人,其實今年拿錢的規模並不大,今年的大環境一定是在變差的。舉個例子,Rokid今年銷量大概是150%—200%的增長,但我們的融資體量並沒有等同於增速,整個行業其實沒有變好。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互聯網公司是在XR領域裏面是有一點點泄氣的。這對於Rokid不是好事,因為這個行業是靠生態撐起的。

生態靠什麼?生態是靠所有人,包括所謂的友商都發展起來,至少把整個行業的土壤施肥做好,然後我們作為行業的頭部可以第一批受益,而不是說我們一個人在那敲鼓,喊破喉嚨也沒什麼用。

VisionPro更像是蘋果一款摸索型的產品

鈦媒體App:你之前說AR和VR是一南一北兩條路,他們想要達到的中間的平衡狀態都是差不多的,只不過是不同的技術路線。但是VisionPro作為AR設備,沒有注重便攜而是選擇單體性能更強,你怎麼看待蘋果的路線?

祝銘明:從個人視角來看,VisionPro更像是蘋果一款摸索型的產品。

蘋果的風格通常是做極簡主義,但是VisionPro是一個典型的堆疊型產品,什麼能力都往上堆,蘋果最引以為傲的設計和舒適性都沒有得到保障,所以它一定不是一個蘋果想得非常清楚的產品。

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就是VisionPro真正的內核是它的AR操作系統。因為它看上去是一個MR的形態,但庫克沒有講“mix reality”,他就認為未來就是AR。

請問台中電動車哪裡在賣比較便宜可以到台中景泰電動車門市去看看總店:臺中市潭子區潭秀里雅潭路一段102-1號。電動車補助推薦評價好的iphone維修中心擁有專業的維修技術團隊,同時聘請資深iphone手機維修專家,現場說明手機問題,快速修理,沒修好不收錢住家的頂樓裝太陽光電聽說可發揮隔熱功效一線推薦東陽能源擁有核心技術、產品研發、系統規劃設置、專業團隊的太陽能發電廠商。網頁設計一頭霧水該從何著手呢? 回頭車貨運收費標準宇安交通關係企業,自成立迄今,即秉持著「以誠待人」、「以實處事」的企業信念台中搬家公司教你幾個打包小技巧,輕鬆整理裝箱!還在煩惱搬家費用要多少哪?台中大展搬家線上試算搬家費用,從此不再擔心「物品怎麼計費」、「多少車才能裝完」台中搬家公司費用怎麼算?擁有20年純熟搬遷經驗,提供免費估價且流程透明更是5星評價的搬家公司好山好水露營車漫遊體驗露營車x公路旅行的十一個出遊特色。走到哪、玩到哪,彈性的出遊方案,行程跟出發地也可客製Google地圖已可更新顯示潭子電動車充電站設置地點!!廣告預算用在刀口上,台北網頁設計公司幫您達到更多曝光效益

另外,第二個很重要的點在於——蘋果的所有優勢只在VST(Video See Through,影像透視)路線上,能充分發揮它的半導體能力、操作系統能力、供應鏈的能力以及產品議價能力。對於蘋果而言,他沒有必要跳到我們這個層面,來打一場對於他來說優勢並不大的戰爭。因為Rokid在OST領域裏面,一定是最能發揮我們優勢的。

(編者注:Rokid的技術落線為OST,利用光學透視原理增加設備的便攜性;蘋果VisionPro的技術落線為VST,利用多顆攝像頭拍攝環境照片,然後呈現在用戶眼前)

需要注意的是,蘋果在VST領域已經有一個半成功的公司擺在眼前,就是Meta。所以,蘋果一定得在相同的戰場上,打贏這一仗,而且必須是在MR的形態上打贏這一仗,MR或者VR市場幾千萬台的存量已經被證明。

鈦媒體App:Meta的出現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元宇宙,你覺得元宇宙是一個足夠明確的未來嗎?

祝銘明:我們很少談元宇宙,因為元宇宙這個概念現在被泛化了。但是當AR產品做到和近視眼鏡一樣便攜,它一定就會是未來。

對於AR的未來產品定義,我們內部有三個標準,一是quick-in、quick-out(現實和虛擬的快速切換),二是rich content(豐富的內容),三是always on(長期佩戴)。對於AR眼鏡而言,目前廠商只能在三個標準中做平衡。

對於Rokid而言,我們下一步的重點是追求always stand by——放在包里,用戶要用的時候能夠隨時拿出來使用。

鈦媒體App:所以,你們需要多久“剪掉”AR眼鏡與外接設備之間的那根連接線?

祝銘明:我覺得不會太久,Rokid已經宣布在做的事情,通常都是要求兩年內產品。

鈦媒體App:從這個邏輯上來講,卡在AR眼鏡前面的主要還是硬件?

祝銘明:對,就像扁擔的兩頭,一頭是硬件形態和設計的革命,另一頭是軟件的革命,你不能同時革命兩個東西,因為這樣用戶會無所適從。

以Meta為例,他所有東西都從頭來,硬件也從頭來,軟件也從頭來。但他就是先把扁擔的一頭做大,所以花了大量的錢去鋪硬件的供應鏈,然後回頭去看軟件生態能不能因此被帶起來。

還有一種做法,比如Rokid和Apple,是利用新的硬件交互方式去兼容過去的軟件生態,接入移動互聯網和PC互聯網時代的內容,把實用性先做好。再在用戶的用戶習慣養成的基礎上去,謹慎地添加在交互下特有的生態類型。

鈦媒體App:AR產品成為下一代的終端機設計算設備之前,你覺得它最終是通過靠殺手級應用的誕生迎來爆髮式的增長,還是一步一步等待硬件和軟件的成熟?

祝銘明:還是那句話,你首先要讓用戶養成習慣。習慣的養成不是跳躍式來的,而是要遷移的,等到大家養成了交互習慣之後,影響力就會從量變到質變了。

Rokid今年出貨量大概在15-20萬台,2023年會達到50萬台。當AR的單品年銷量達到50萬台時,行業就會迎來真正的成熟。比如Meta旗下的Quest  one,一年賣到50萬台的時候,它就被整個行業接受了。

所以,我更關注的是產品使用時間、用戶的體驗,還有活躍度。只有這些數據起來了,才可以說明這個產品真的被社會認可,被用戶認可。

 為看得清的未來去努力

鈦媒體App:目前資本市場對於國內的AR行業,是怎樣的一個態度?

祝銘明:基本上還是看得多、投得少。

鈦媒體App:是因為沒有成熟的項目,還是機構更謹慎了?

祝銘明:第一是錢本身的風險變大了。如果整個市場是一個下行的情況下,基本上所有的錢,都會回縮到相對比較成熟和穩健的投資裏面。這個不僅僅是AR領域,所有的創新領域都面臨這個挑戰,所以今年創業者真的要非常謹慎。

其次,AR行業還處於非常早期的階段。市場火爆的時候,投資機構會投一部分在早期行業;但市場冷淡的時候,錢應不應該投到這麼早期的市場裏面來,我覺得是一個問號。

鈦媒體App:你對於騰訊會在下半年將 Quest 3引入中國的消息怎麼看?

祝銘明:我覺得非市場因素還沒有解決。但如果騰訊真引入進來,國內VR市場的競爭就結束了。因為不管怎麼PK,國內廠商對於 Quest沒有任何優勢。

這跟Rokid沒什麼關係,VST這條路徑我們不摻和,永遠不。

鈦媒體App:如果Meta或者Apple去做OST的路線,你該如何應對?

祝銘明:他們進入OST大概的時間點會在2027年-2028年,在這之前我們暫時安全。如果Rokid作為一個新興的企業,在2027年的時候,還不能成長為一個有力量跟大公司對等對抗的公司,也意味着生存機會不大了。

因為新型的公司最終拼的,實際上不是財力、人力、技術、品牌,而拼的是增長。如果你的增長速度是降低的,那就意味着巨頭隨便花筆錢就可以把你砸死。

鈦媒體:Rokid堅持的是OST方向,未來有沒有可能會出現另外一種路線,它產生的破壞性創新能瞬間顛覆已有的技術路線。

祝銘明:有可能,比如腦機接口,直接插根管子,你什麼東西都靠想象,這個更可怕了。

但我覺得還是為自己看得清的未來去努力,腦機接口未來會不會來?我覺得有可能,但是至少今天我看不清,所以暫時不去考慮。

Rokid基本的原則是所有的research,都是基於內部三代產品同時研發的。當用戶看到Rokid市面上的產品的時候,就意味着有一代產品正在設計、準備量產,有一代產品正在研發。 (本文首發鈦媒體App,作者 | 饒翔宇 編輯 |鍾毅)

https://www.tmtpost.com/6693655.html

You may also like...